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汝青

去世界上最洁净的地方赶海

 
 
 

日志

 
 

夸海口3----双璧照青史,金花叹落英  

2011-09-22 09:34:39|  分类: 夸海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码字如同种地,在挥汗如雨的过程中,只有寂寞与劳碌的记忆是最清晰的。


 


写到种地,便想起少年时在湘西的大山里,因为家境贫寒,口粮不够,便常常荷锄上山,锄头上挂着夕阳,口鼻中闻着未名的花草芳香,身前身后的父母姐姐都被夕阳镀着一层金光……


从山上回来,总会在暮色中习惯性地沿着406号楼的通道,把右手几个手指在水泥栏杆上一荡一荡地摩擦着走,少年的手指起起落落,像在虚空中跳着某种玄幻的舞蹈,摩擦着走到家的楼道口,栏杆路断,手指才跌落凡间,默默地揣回兜里,或拎了工具上楼回家。


 


早起骑车锻炼一小时,顺便给女儿送了茶叶和早餐。


明年此时便已完成高考,意味着女儿不到一年就将远走高飞,这样想着,便为她做什么都觉得应该,觉得应该赶紧去做。


此情可待成追忆,此爱茫茫无绝期。


为人父母的心意,世上的儿女恐怕多半不懂,等到懂时,自己早已为人父母,成为孝敬子女的“孝子”了,不知道这算不算中国伦理道德传承到现在这个样子的悲哀!


 


 图片


 


女儿所在的海南中学,是所百年老校,几乎囊括了海南历史上多半以上的高考状元,每年都有大约三十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这两所名校,在海南声名显赫。


有人说,是因为这所学校集中了全海南最拔尖的学生;


也有人说,是因为海中这里的风水好。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风水当然是个不得了的学问。我不懂什么风水,只知道今天没事,以致有空让我骑车绕行在海南中学周边的老村古巷,这一绕,还真的有了些一直被忽略的重大发现----


 


这一片应该是海南最早的城市民居。


现在,这里叫海口市琼山区府城镇。在历史上,印象中的名字有崖州、琼州、琼台等等。


海中与海南师范大学两门交汇处延伸出来的这条路,随着学校课间的铃响而鼎沸,每每小贩云集,也常常被潜伏在某处突然杀出的城管赶得现场鸡飞狗跳,小贩们满世界飞跑,凭添了种种夹杂着酸甜苦辣人生况味的热闹。


这条路东行不过百余米,便话分两头,路各一边。往东北方斜出的路延续着校园经济的喧嚣,有校舍与菜场,乏善可陈。


向东方直行的一段路,宽不及两个车道,却掩映在两行枝叶繁茂的百年参天古树当中,有榄仁树、有桂花树,也有小叶榕,错落在树下的,是颜色斑驳的古旧房舍。行进其中,让人忘记是在骑山地自行车,倒像胯下骑的一匹高头大马,蹄声嘚嘚,微风拂面,耳畔恍惚有心仪的斋乐醮音缥缈而来……这段不长的古路,现在叫大园路。


图片


 


在大园路的中段,有一座破败的小门楼,高不过五米,宽只盈三四人携手走过,门楼白灰门楣底上用现代的打印字体浮塑了“金花村”三个红字。透过门楼望进去,古巷空阔蜿蜒,两旁火山石砌就的老房子墙面呈乌黑色,被沧桑浸透,那况味正从墙缝里溢出来。


 图片


       骑车走在这个小小的村落,尽管早听说这里的名气,却还是为看到的一幕幕感触----


金花村在明朝出了两个大人物,一个名衔长得一口气念不下来,是明代中叶的理学名臣、15世纪的杰出学者,著名文学家、教育家,明弘治朝官至少保兼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的丘浚;另一个是名气更大的“海青天”海瑞。这两人在金花村比邻而居不过百米,在海南相比中原略显单薄的人文历史上号称“海南双璧”,空前绝后,光照千秋。


图片


 


丘浚作为海南历史文化名人,犹如星汉之一斗,虽然思想道德及文章标炳千古,但除了海南人文学者研究他,却少有现代人怀想。海瑞却不同,这个一生耿介清廉到常常走极端的悍吏能臣,却似在中华文明大河中途注入的一股清泉,激浊扬波,令当世震惊,令后人追慕,是不折不扣的官宦们的万世楷模。


图片


 


海瑞身后归葬故土,南京万人空巷送海青天魂归南海,皇帝谴仪仗护送。不料过海之后,棺绳在上岸不久的秀英滨涯村断了一根,护柩官与众人以为是海瑞自择吉壤,便将海瑞墓园落在了那里。


 图片


 


现在,当地政府虽然建省后不久在金花村北边的红城湖路旁修建了海瑞故居,但其扬名于世的,并不是海瑞故居的纪念意义,反倒是其建筑在仿古中表现出来的错误与无知,成了一个对现代为政者不学无术敷衍潦草的莫大讽刺。


 图片


 


而在滨涯村的海瑞墓园呢,虽然少有大批量的游客问津,却时时有心怀肃穆的后人来这里祭奠,不仅成了挂牌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成了政府对新晋官员的廉政教育场所,和挺让人觉得搞笑的纪律监察部门对个别官员进行诫勉谈话的场所……


 图片


 


“海南双璧”的故居像一阵风,从我眼前飘拂而过,除了门前的古树和门额上没有半点文化韵味的现代文字说明,周遭统统是层层挨挨的挤在一起的民居,不论什么年代盖的,一律低矮,一色破败,一副等着最后被拆迁的样子。


大园路上老字号海南粉店的阿姨告诉我,大园路在她小时候不叫大园路,叫园路里;海瑞故居那一线,旧时候叫做吉路里。


变喽!现在什么都变喽!只求祈忠介公还有人拜,那就还有得盼望!


年老得有点佝偻的阿姨边说边叹气。她说的忠介公,是海瑞的字。


 


如果说,海口的人文历史真有什么值得夸一夸的人物,海瑞,应当算作头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